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陶瓷酒瓶收藏棄古而趨新

  陶瓷花樣層出不窮

  時下,迷戀當代陶瓷的“粉絲”隊伍在不斷壯大,聊起收藏之初,他們常會心照不宣地會心一笑,默契來自一份共同的經歷:初心在古瓷,遇挫之后,轉向當代陶瓷。    

  當代陶瓷沒有在古瓷的奪目光芒中暗淡,卻反成了“碰壁”古瓷的藏家們的新選擇,原因何在?    

  首先,有些藏家在接觸古瓷之后,發現“侯門一入深似海”,不僅古瓷的真假很難考證,連鑒定的專家隊伍也良莠不齊。資的瓷器收藏家王清泉就走過這樣一段彎路。他感嘆現代的高仿品,不僅技術手段了得,而且對人的心理拿捏也相當精準。“連大小、重量都仿得跟故宮里的瓷器一模一樣,假乾隆朝的瓷器比真乾隆朝的還精美,真是神仙也難斷定。”    

  其次,如今的古瓷收藏拼的是經濟實力,讓許多鐘愛它的人因資金短缺而止步。而當代陶瓷的價格與古瓷相比,更容易為普通藏家接受,而且可以不斷誕生新“玩法”,讓收藏過程變得妙趣橫生。

  經過一番審時度勢,早在2002年,王清泉就開始轉向當代陶瓷收藏了。王清泉跟別的藏家不太一樣,他親自到景德鎮的陶瓷大師家里買瓷器。精明的他很快注意到,這些大師很“壞”,常常雪藏自己的精品于“深閨”,而只在外面擺出一些相對“平凡”之作。這時的他斷不肯輕易出手,而是采用迂回戰術,勤跑景德鎮,跟大師們交朋友,再慢慢熟稔每個人的創作風格。    

  景德鎮有專門做壺的小作坊,王清泉充分利用這些資源,開始自己設計壺型,然后請大師在上面題款作畫。每位工藝師都按他的要求,畫上有自己代表特色的圖案,這樣讓人一望便知是哪位大師的作品。王清泉共做了一二百把壺,花鳥、山水、人物等圖案絕不雷同,栩栩如生。他還在家中親自設計了專門陳列瓷壺的展架,朋友來了可以直接取出把玩。

  王清泉的收藏“花樣”獨特,他自己引以為傲,故自號“壺王”。他將“壺小乾坤大,壺中天地寬”列為座右銘,因為他深知關于當代陶瓷收藏的天地還有很大的探尋空間,像這樣的“花樣”,將來會在不同的藏家手里層出不窮。

  青出于藍臥虎藏龍

  玩出“花樣”對于剛剛入門的當代陶瓷愛好者來說,段位略高,如何淘到好的瓷器才是當務之急,對此,“壺王”也自有絕招相授。

  首先,不跟風,不貪名。大師之作也未必件件精品,畫不出神韻的復制之作比比皆是,追求精品質量的藏家未必青睞。

  那么,聚焦中青年藝術家的作品也不失明智。但新的問題出現了:景德鎮有省級工藝美術大師稱號的,每年會誕生幾十位,如何鑒別其藝術造詣之高下?

  王清泉經過多年摸索,找到“穩妥”的收藏規律:有傳承、有職稱而且年輕的藝術家的作品,具潛力。道理何在?以景德鎮的工藝美術師王秋霞為例,她的父親是德藝雙馨的中國陶瓷美術大師王錫良先生,而父女倆又皆為赫赫有名的“珠山八友”的傳人。有了這樣的家承淵源,王秋霞的粉彩作品雅俗共賞,如同她的作品名字《桃花經雨香猶在》,耐人回味。類似王秋霞一樣的中青年藝術家不占少數,取舍全在個人的雅好。

  除景德鎮的陶瓷藝術家之外,“學院派”這個創作群體也不容忽視。王清泉覺得,如今的“學院派”思想活躍,不拘泥于過去的傳統,有許多創新,比如對五彩、粉彩等傳統瓷器的探索,可謂是精益求精,不斷生發。如今,大學教授兼大師的作品,十分受追捧。

  國畫牡丹“諧趣”綻放

  “北京國畫名家牡丹主題作品邀請展”日前在頤和園諧趣園涵遠堂舉辦,任繼民、牛朝、張大林、會然等十余位畫家以水墨寫意,形象生動地創作了四十余幅作品。這些以牡丹為題材的作品墨法純熟。有的作品以極淡墨寫花枝,有的在墨色中加入汁綠寫葉,淡墨寫花,形象生動,涉筆瀟灑,天趣抒發。畫家的情感瀉于筆鋒,多豪邁、率真之氣。有的詩畫結合,加深了主題的思想性;有的畫中直接以筆著色渲染點畫,不見勾勒之筆,簡括疏略,揮灑縱橫,筆不到而意連,線不寫而韻生,設色淡雅,可見其寫意花卉的功力。

  雍正時期淡描青花梅瓶

  清雍正時期的青花,一改康熙青花的挺拔、遒勁風格,代之以柔媚、俊秀,無論造型紋飾,無不貼合其“文雅精細”的審美情趣,而如“淡描青花”一種,則秀雅之至。翰海春拍推出的“清雍正青花淡描雙勾竹紋梅瓶”即為此類佳作。此器造型優美,比例協調,頸部勾繪復線蓮瓣一周,肩以下通身描繪竹紋,圖案用筆細膩纖巧,青花發色淡雅宜人,加之胎骨細白,釉面瑩潤,雖輕描淡繪,然清新雅澤。此類淡描青花多見小件器皿,如北京故宮藏有多件清雍正淡描青花器,以碗類居多,如此類梅瓶大件則十分少見。

  玉雕奇葩“百寶嵌”

  “2013中華玉雕精品展”近日在中國地質博物館拉開帷幕。玉雕名家安海江在玉料上用翡翠、松石、瑪瑙、寶石等鑲嵌成人物或花卉,栩栩如生,形成獨創的玉雕工藝奇葩——百寶嵌。安海江在玉石底板上開槽,把分解好的零件依次嵌入,達到完美的藝術效果,恢復了玉雕“百寶嵌”工藝,創作了具有明清復古風格的作品。馬進貴的金銀錯工藝品則是將純金、純銀拉成細絲或壓成薄片嵌入玉器圖案中,后又經過打磨、平整、拋光、磨亮等工藝,流程之繁復、制作工藝難度之大可見一斑。

  劉大為師生展出“水墨方陣”

  “水墨方陣——中國國家畫院劉大為工作室首屆訪問學者師生畫展”6月1日在一得閣美術館舉辦。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劉大為不僅在個人創作上工筆寫意兼精,同時在美術教育上更是德藝雙馨。此次畫展,將集中展出劉大為、任惠中、王春樂、陳聯喜、李勇士、馬成武、張權、鄧勇平、王俊杰、何軍委、趙曼11位畫家創作的精品畫作100余幅。

  創新為當代陶瓷增色

  中國有幾千年的陶瓷歷史,那么當代陶瓷在創作上還有多大的表現空間?它與古瓷相比,傳承和創新又體現在何處?為了進一步了解其中的“乾坤”,筆者走訪了藝術品策展人于紅河先生,他正忙于籌備《瓷韻春華》——第八屆當代中國陶瓷名家精品展。    

  通過每一屆展覽、請藝術家們親自現場表演,于紅河對當代陶瓷的發展之路深有感悟。他認為藝術家要想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必須要走傳統與創新相結合的道路。于紅河以青花、青瓷、綜合裝飾等瓷器類別,詮釋了當代陶瓷的新變化。    

  光影青花

  從不經意到著意的追求

  青花瓷始于唐宋,經歷過不同朝代的審美更迭:紋樣繁復、層次多樣的元青花,工整細膩、優雅富麗的明青花,率意灑脫、題材豐富的清青花。及至現代,似乎窮盡了各種風格、各種題材的青花,仍然在藝術家的探索中不斷“驚艷”登場,時下的青花,讓人們找到了傳統和時代的新契合。

  例如國家一級美術師汪吟泉先生的“光影青花”,藝術語言鮮明獨到,尤其是釉下填白技藝的成熟運用,三維空間的表現手法,打破很多傳統的限制。他重視突出光影效果,繚繞的云霧在他手中誕生出“氣蒸云夢澤”般的生動質感。汪吟泉只創作自己游歷過的山水,那幅山水瓷版畫作品《明月松間照》既真實又空靈,遠景、中景、近景層次鮮明逼真,朦朧的月色詩意盎然,潺潺的流水似有回聲。因為表現“雨、雪、霧、夜”難度很大,所以古人很少在青花作品中創作這樣的內容,但這正是汪吟泉的強項所在。

  汪吟泉早年師從于陶瓷大師段茂發,之后從事舞臺美術工作三十余年,再返陶瓷創作。正是這段特殊的舞臺美術創作設計經歷,啟發他將西畫理念融入到青花的裝飾技藝中,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由不經意的嘗試,到著意的藝術追求;由對傳統的繼承,到融合現代藝術的實踐,偶然與必然像是創作的兩翼,激發著藝術家創新的靈感,把青花的表現力提升到一個嶄新的水平。    

  青瓷

  再次打動人心的純粹之美

  青瓷的藝術水準在宋代就已登峰造極。如今,當代青瓷之美又為何再一次打動現代人的心?于紅河認為是它的純粹性帶來的沉靜之感,在“花哨”的陶瓷世界里一枝獨秀,也是現代人稀缺的一種精神氣質。    

  青瓷在古代常作為日用品出現,“命運”隨著統治者的審美嗜好而“隨主沉浮”。當代的青瓷,在釉色和器型上跟古代有很大不同,這種不同便凸顯了當代青瓷的魅力。    

  從釉色方面說,比傳統的青瓷色彩更豐富。同樣是梅子青或粉青瓷器,顏色上卻千差萬別,細微之處見高下。在青瓷的發源地龍泉,每一位創作者的釉色都是獨創配方,秘不外傳。生于青瓷世家的陳相源,就以“薄胎厚釉”聞名。在青瓷的創作歷史中,三到四毫米的釉,幾乎無法燒制,陳相源卻繼承了父親的“厚釉”特色,讓創作在自己的手中達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所以他的瓷器作品色澤動人,遠看晶瑩無瑕,近觀水潤如玉。

  除了釉色之外,器型的創新是當代青瓷的另一動人之處。以陳相源的作品《容天》為例,它瓶口很小,卻收得非常有氣勢;“肚子”很大,似有吞吐天地之氣概,這種完美的造型堪稱精品。    

  而作品《高節》的創作靈感則來自古代的御賜賞瓶,但古代的賞瓶常常用青花而非青瓷,寓意像蓮花般清廉。陳相源從青花借鑒而來,化用古人之意,而且將瓶頸著意設計成了竹節紋,使作品典雅沉穩。    

  綜合裝飾變化無窮

  綜合裝飾是單色釉、復色釉和多種色釉材料綜合體的運用,往往融合了兩種以上的裝飾種類,常見的有青花和粉彩的組合,粉彩和新彩的組合,高溫顏色釉和粉彩或青花的組合。既能表現釉色自然流動的抽象美,又刻畫了生機勃勃的具象美。現代人在這種組合上,往往比古人更靈活,審美也更多元化,不少是古瓷中不曾見過的。

  高溫顏色釉瓷器是景德鎮的四大名瓷之一,釉料經高溫窯變后產生了璀璨的光色。在瓷器歷史上,色釉器皿多為單色釉裝飾,直到上世紀70年代后,才發展了以色釉表現具體形象和內容的技法。這種色釉的“流變、釉變、窯變”常常神秘莫測。能夠使釉色明朗、層次分明則需要非常高超的技術。在這方面,堪稱一絕的是生于景德鎮的余水貴。他早年師從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余仰賢先生,作品追求陶瓷材質的肌理與變化,對釉能流到什么位置、流成什么形狀胸有成竹,然后再根據形狀設計畫面。他的作品《長空鶴鳴遍山紅》,對色釉的控制,有巧奪天工之妙。

  余水貴的作品,常將高溫顏色釉和粉彩結合,賦予畫面豐富的顏色,彩虹釉如夢似幻,無論是春山含笑,還是落紅秋水,都有一種浪漫氣質。這種氣質也是一種當代人的精神,反映在瓷器中,構筑一段新的歷史。

  對于中國當代陶瓷的魅力,陶瓷大師李菊生有過精妙的比喻,他說學西畫在人生的創作中只是一段回憶,像一個美麗的情人擦肩而過。油畫再好,是西方的,只有陶瓷,是我們中國的,所以棄油畫而轉陶瓷……這其中便揭示了留守傳統之根與時代創新的微妙關系。


上一篇:陶瓷酒壇——瓷與酒文化的完美結合
下一篇:陶瓷酒瓶清潔去污小竅門  
關閉
187-9788-5612
海王捕鱼逆变器 新11选52托 奖金计算器 北京七星彩走势图 当风景旅拍赚钱么 极速飞艇稳赢 仙豆糕店赚钱吗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直最大遗漏 微信广东十一选五群 赛马会cc赛马会54网址 棋牌移动版世界 在国外区块链能赚钱吗 极速快3官网下载地址 篮球场地标准尺寸 博远棋牌免费版下载 广丰865棋牌下载 新11选52托 奖金计算器 北京七星彩走势图 当风景旅拍赚钱么 极速飞艇稳赢 仙豆糕店赚钱吗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直最大遗漏 微信广东十一选五群 赛马会cc赛马会54网址 棋牌移动版世界 在国外区块链能赚钱吗 极速快3官网下载地址 篮球场地标准尺寸 博远棋牌免费版下载 广丰865棋牌下载